四库书 > 历史军事 > 都市特种兵 > 第2640章 投鼠忌器

(四库书 www.sikushu.org)

    “啊!这是……是鬼的笑声吗?”面对这个戴面具的黑影护士小小吓得惊叫道,声音里边分明带着哭腔。

    听到护士小小这话,陈天马上斥责了一句:“嘿!哪里会有鬼,别慌啊!”

    作为一名杰出的特种兵王,陈天绝对不会相信“怪力乱神”这种迷信的事情,只是感到此刻事情的复杂、古怪程度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的想象,如果不速战速决,待会戴面具的黑影援军到,别说救出龙影和凌雪了,恐怕陈天、火云博士和护士小小三个人想全身而退都难。

    于是陈天“哈”怒喝了一声,从左边抡起自己的左拳,以一种想象不到的角度和力度“咻”一声迅速朝着戴面具的黑影打了过去。

    陈天拳头还没有到,拳劲便先到达了,强横的拳劲带着骇人的音爆声,宛若刀片刺向戴面具的黑影,刺得戴面具的黑影升上的衣袂和胸襟一阵“猎猎”作响。

    但刹那间陈天的拳头已经来临,“砰”的一声,仿佛是炮弹爆炸的声音响起,戴面具的黑影瞬间被击飞,犹如断线的风筝跌向瘴气的最深处。

    但是这一刻,陈天的心里不但没有半点开心的意思,却凭添了好多些诡异的感觉,直觉告诉自己,虽然挨了自己这么一记重拳,这个带着面具的黑影并没有被击败,甚至并没怎么受到像样的伤害!

    陈天立刻回头朝火云博士使了一个眼神,都是久经考验的战士,火云博士马上明白了陈天这一个眼神之中蕴含的意思,马上低吼一句:“跟上,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这话正合陈天的心意,陈天点了一下头整个人立刻暴起,犹如割开瘴气的一把利刃,“唰” 一下就冲入到瘴气最浓密的地方,也就是戴面具的黑影跌向的位置。

    在冲入到瘴气中,陈天惊奇地发现,有一具黑影正站在自己的前方,依旧摆出了那个肃立的架势,看上去正如陈天所猜测的,并没有因刚才那一拳受到什么重大伤害。

    直到这一刻,陈天知道再也不能隐藏自家的实力了,马上动用圣武境圣者高手的实力,眨眼间的功夫,陈天的全身已经被浓密的金黄色气焰所完全包围!

    这正是圣武境圣者高手的怒火,足以毁天灭地,摧枯拉朽!

    只见陈天右手握拳,将全身的斗气调动,从斜里使出一击上勾拳,带着滔天的怒火击向戴面具的黑影,可这个时候,这具戴面具的黑影终于出手了,以极为邪魅的动作挥动自己的左拳,直接选择与陈天的右拳对轰。

    两个人的拳头如同两辆高速行驶的车辆,直接撞击到一起,只听到“嘭”的一声闷响,尸体横陈的晒谷场顿时尘土飞扬,乱流激射,就像一个残忍血腥的车祸现场一般。

    看到巨大撞击余威四泄,火云博士立刻拉着护士小小急忙躲闪到一旁,可他们俩的眼睛还是朝着现场看了过来,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只见陈天右臂的骨骼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声“卡擦”声,然后整个人身不由己地朝后“噌”、“噌”、“噌”猛退了好几步,一张脸上不由得满是诧异的脸色。

    而那戴面具的黑影更是悲惨,嘴巴里边发出“呜哇”一声的悲鸣,像一个被人丢出去的破麻袋似的被击飞,整个人狠狠地摔进地上那些狗头族的尸堆之中,一时间找都找不到了。

    此刻,陈天的心脏“嘭嗵”、“嘭嗵”地狂跳不止,因为刚才自己已经调动了圣武境圣者高手的实力,那戴“般若”面具的黑影居然还可能勉强接下自己的半拳,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看来绝对不可以轻敌啊!”陈天一边暗自告诫自己,一边强行抑制了自己狂乱的心跳。

    可这个时候,一个黑影颤巍巍地从浓雾之中站了起来,犹如一面不倒的旗帜似的立在陈天面前,极具挑逗意味!

    陈天一咬牙,想都不想就挥出一拳,直勾勾地朝黑影的腹部击去。

    不知道是不是挨了刚才那一记重拳的缘故,还是陈天拳头挥得太快难以躲避,这次黑影似乎躲都不躲一下,眼睁睁地让陈天命中,陈天正感到有一些不对之处,耳畔忽然传来火云博士急促得近乎于咆哮的呼喊声:“别打她!”

    “什么?”陈天听到这一句心头不由得一凛,他虽然搞不清楚火云博士会这么突然一喊,但是在如此紧要的关头忽然这么急迫地喊出来,肯定有火云博士的深刻用意!

    但是陈天这一拳已经挥去,糅合了他三分之一的圣武境圣者高手的力道,习武之人都清楚,在这样子的情况下想要强行收回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就算是硬生生地折返,不仅不能保护到被击中的人的安危,挥拳者搞不好会受到内伤,甚至自己折断骨头!

    面对如此错综复杂、瞬息万变的局面,陈天虽惊不乱,猛地来了一个大变招,硬生生地从挥出一记直拳变为反手一拨,右手掌“啪嗒”一下勾住了黑影的腰部就是一推,黑影马上从侧边朝他身后倒去,而自己也是收不住脚,一头“扑通”扎进了尸堆里边,好不尴尬。

    一扎进狗头族的尸堆中,那刺鼻的血腥味马上从陈天的鼻孔无遮无挡地呛入,熏得陈天喘不过气来,几乎就要呕吐起来。陈天一个激灵爬了起来,却发现自己的五脏六腑一阵翻腾,眼前一黑,双脚一软差点就重新“扑通”地栽倒在地上。

    看来刚才在千钧一发之际强行变招,虽然没有伤到眼前的黑影,但是还是让陈天自己受到了不小的内伤!

    这时候火云博士也是一个箭步从浓密的瘴气之中冲了进来,一弯腰就把被陈天勾倒的那具黑影从地上扶了起来,嘴里讷讷地重复一句道:“好险啊,好险啊……”

    “怎么了火云博士,”陈天一边吃力地从地上坐起来一边错愕地问道,“你为什么不让我教训这带‘般若’面具的黑影呢?”

    火云博士“霍”一下抬起头,冷眼冷色地训斥道:“陈天,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就‘一失足成千古恨’呢?”

    陈天有些不服气地翻坐在尸体上,一边“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边问道:“怎么了呀?火云博士,你有什么就直说吧,要知道你刚才差点搞死我啦!”

    火云博士一听陈天这句话,马上气不打一处出地反唇相讥道:“陈天啊陈天,你这个有眼无珠的蠢货,什么叫做‘我搞死你’哟?要知道,你差点搞死你的红颜知己就是真的!”

    “这什么跟什么嘛?有话快直说!”陈天也有点沉不住气了。

    火云博士的脸上立刻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幽幽地说道:“陈天,你妄为一代兵王,难道真的没想过为什么这里有浓得化不开的瘴气么?”

    顿了顿,火云博士又指着抱在其怀中的黑影脸上戴着的“般若”面具,冷笑道:“还有,为什么这人要戴着‘般若’面具,而不以真面貌示人?”

    “呃……”听到火云博士这话,陈天不由得一阵愕然,因为这中间的因果和联系,陈天都没有怎么去细想。

    望着陈天那一副张口结舌的模样,火云博士冷笑了一下,伸手“唰”一下就揭下了抱在其怀中的黑影脸上戴着的“般若”面具,面具下的庐山真面目立刻出现在他的眼前。

    陈天赫然看到,“般若”面具下的这张脸不是狗头族的丑陋鬼脸,也不是别人的容颜,而居然是凌雪那凄美冷艳的俏脸!

    “这!”陈天惊讶得合不拢嘴,这才明白刚才火云博士为什么那么急迫地喝止自己朝凌雪击出那一拳,因为如果自己那一记威力无比的铁拳真的击中了凌雪,那就真的要遗憾和追悔一辈子了!

    这“狸猫换太子”的奸计,真的好歹毒啊!

    如果不是火云博士的火眼金睛看穿了这奸计,陈天真的很可能“一失足成千古恨”!

    但陈天来不及后怕,因为这一刻他已经意识到一开始和他交手那戴面具的黑影,绝对不是凌雪,而是另有其人。也就是说,脸上戴着的“般若”面具的还有其他人,就埋伏在这浓稠的雾气之中,在暗处伺机出动!

    就在这个时候,护士小小“嗖”一下跑到陈天和火云博士面前,脸色惊慌地对陈天和火云博士喊道:“那戴面具的黑影在……在那边!”

    “什么?!”陈天马上扭头一望,顺着护士小小指着的方向,陈天赫然见到一个黑影,正掩映在缥缈迷茫的瘴气里边,显得特别的虚幻和邪魅。

    叫人气得直咬牙的是,这个黑影也是戴着一副同样的“般若”面具,面具上那笑容这个时候看上去,极尽嘲讽和轻蔑的意味,几乎让陈天气炸了肺。

    骤然间,一股无名火“腾”、“腾”、“腾”地在陈天心头燃起,陈天不由得怒喝一声:“想害我误伤凌雪?哼,你真的很坏啊!”

    说完,陈天犹如离弦的利箭一般带着被愚弄的怒火,冲向远处的这个戴面具的黑影!

    但是就在陈天飞起一脚,就要踢中这戴面具的黑影时,陈天忽然意识到一个可怕的问题,这让他下意识地将自己雷霆万钧的一脚猛地往下一踏,硬生生地踩在地板上,马上“轰”一下将地板踩出一个大窟窿,石粒、碎屑“咻”、“咻”、“咻”地飞得满天都是!

    为什么陈天这一脚不直接踢在这让人极为生厌的戴面具黑影身上?

    因为陈天在踢中这戴面具的黑影的那一霎忽然想到,要是这“般若”面具下是龙影,那他又要犯下大错了!

    所以陈天在紧急关头调换了方向,宁愿自己内伤或者骨折,也不愿犯下这个自己无法承受的错误,真的可谓“投鼠忌器”啊!

    (本章完)pp

(四库书小说网 www.sikush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