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村里村外 > 126|小木番外
    深冬的天,短暂的天晴后,天空又飘起了鹅毛般的雪,冰天雪地里,少年的肩头落了少许雪,沿着覆盖了厚厚一层的雪,他缓步前行,绕过黄沙路,在一座褐红色大门前停下,抬起手,正欲推开厚重的门,只听噶的声,门从里边打开了。

    露出妇人担忧的目光,“木,回来了?饭菜好了,快进屋。”妇人朝外看了眼,平日这会儿,会有许多姑娘站在不远处,偷偷探头探脑,这会,不见人,韩梅心下失落。

    “娘怎么出来了,天冷,快进屋吧。”木踏进院子,反手关上了门,扭头,看向自己三十多岁的亲娘,他在学堂教书,山金跟着二叔去隔壁村抹地,刷墙,爹也在三叔那边谋了份差事,家里境况好了许多,而他娘,满头的青丝却染了白发,他心口发酸,“娘,往后,您别出门,屋里烧了炕,您就在屋里歇着就好。”

    妇人满脸欣慰,嘴角缓缓咧开抹笑,“娘闲不住,做好饭菜,喜欢在门口等着你,进屋吧,你爹在你三叔家吃饭,山金也不回了,中午,就咱娘两。”看向最为让自己得意的大儿子,韩梅欢喜的脸上蒙上了层淡淡的忧愁,他的儿子,本该可以当秀才老爷,而如今,只能窝在的学堂,做一名夫子。

    “木,娘和你件事。”进了屋,周身冷意散去,木拍了拍肩头的雪,脱了外边的大衣,明白韩梅要哪件事,心下无奈,“娘,算了,如今在学堂也挺好的。”

    知足者常,不参加童生试,没什么。

    饭桌上,两个荤菜,一个汤,韩梅揭开上边的盖子,自顾道,“你打和你洛堂弟关系好,眼下他已经是秀才了,你让他帮个忙,介绍几个秀才给你认识,明年他们出面给你做担保,你去试试。”木自念书用功,洛一回就考上了秀才,她的木,不会比人低一截。

    木苦涩一笑,站在墙角的木架子前,边洗手,边道,“不了,学堂人多,我去考试,柳夫子忙不过来。”

    “你洛堂弟在家,叫他帮你守着学堂不就好了?”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韩梅总希望,木再更进一步,陈年旧事过去那么多年,木在学堂名声好,参加童生试,不会落人话柄的。

    擦了手,木坐在桌前,沉默了会儿,温和的脸闪过一丝清冷,这些年,沈芸诺和裴征挣了多少银子,为村子做了多少事,他看在眼里,如今的兴水村,不比镇上环境差,想来兴水村安家的更是比比皆是,百姓安居业,村子和睦融融,这一切,差点被韩梅毁了,生为兴水村的人,他如何有脸参加童生试。

    “娘,童生试的事儿别了,我决定了,一辈子都在村里教书育人。”学堂人多,他不能参加童生试,他教的孩子长大了可以,与有荣焉,他没什么好遗憾的。

    饭桌上,气氛一滞,韩梅脸上的笑尽数收敛,抬眸,看向前几年和自己关系不太好的儿子,这么多年,头回起了前些年的事儿,“木,你是不是怪娘对三婶和洛见死不救?”

    木没有话,沉默,已明了一切。

    韩梅落下泪来,“娘有什么法子,你爷和李块头存了心思对付你三婶,娘心里怕啊,怕你会没了命,你自聪明,是我和你爹没本事,总是拖累你,娘总想着,家里再富裕些就好了,你大姑开口给我银子,我才没有拒绝,可我,没做那些事儿……”韩梅声音略微沙哑,情绪有些激动。

    “娘,我没怪您。”他握着筷子,抬起头,目光落在韩梅额前的几根白头发上,叹了口气,“娘,我从没埋怨过您,您和爹吃了许多苦,把我和二弟三弟拉扯长大,其中的艰辛,我明白。”

    他一字一字,得十分慢,好似在斟酌,又好似在回忆,没分家那会,宋氏和裴老头给韩梅面子,一家人对他们三兄弟都很好,分了家,日子过得清苦,韩梅和裴勇仍然一门心思的送他去学堂,赔着笑开口人借钱,这些,是他后来才知道的,即使,韩梅对不起全村的人,可是,对他们三兄弟,尤其对他,掏心掏肺的好。

    正因为,掏心掏肺的好,他在洛跟前,才始终抬不起头来,沈芸诺和裴征待他好,就是沈聪,对他也没话,投桃报李,欠人情的是他,韩梅做的一切都没错,看在人眼里,无非是自私,这种自私,大部分缘由是为了他,叫他连埋怨的勇气都没有。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他没有勇气反驳,有阵子,他想,如果韩梅能再自私一点,做所有的事儿都为着她自己该多好,这样,他就有理由反驳外边那些往他身上泼脏水的人了,然而,他没有办法。

    韩梅做的一切,都是希望他成才,希望家里有钱花,希望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好,对他人的自私,对自己人的无私奉献,他无言以对,有的事儿,在学堂教书后,才慢慢明白,所以,才开始和韩梅话。

    “还没怪娘,为什么,你就不听娘的话,试试童生试?考中了秀才,将来你亲也更容易。”韩梅替他夹了一块肉,前几年,木得知她害沈芸诺的事儿,两三年没和她过话,心里不酸楚是假的,后来,木搭理她了,韩梅才惊觉,自己得大儿子,已经这般大了。

    村里,有姑娘偷偷躲在远处偷看他,一路跟着他从学堂回来。

    转眼,木,已经十八岁了,而她,也三十多了。

    木搁下筷子,抬起头,再次叹气道,“娘,童生试的事儿,您别提了,至于亲事,您可以问媒人打听打听,有合适的,便定下吧。”洛从跟着他,即使发生那件事后,也未曾怪过他,洛告诉他,三婶上一辈的恩怨不该留给下一辈人,两人相处,志趣相投就好。

    不得不,三婶将洛教得很好,在书院,所有的夫子都喜欢他,回到村里,没有丁点傲气,不骄不躁,平易近人,他比洛,气度上输了。

    闻言,韩梅张嘴欲再几句,这些话,日日她都会念,每每,木都是眼下的这副神情,眉色淡淡,不冷不热,他心里,终究是气自己太过自私了。

    “明日,我去求求你三婶,她向来性子软,叫她劝劝你,待你考了秀才,娘再让媒人给你亲。”她的儿子,值得更好的,这会亲,高不成低不就,她心里舍不得木娶了个不讨喜的女人回来。

    “娘……”抬起头,一张脸上尽是无奈,“三婶要照顾堂弟和雪,您别去打扰她了,咱家有今天多靠着三叔三婶,您别动其他心思了。”韩梅喜欢算计,村子里起她,后边总会搭上句聪明反被聪明误。

    裴良他们灌腊肠,前两年挣了些银子,渐渐,待裴征在村里建了作坊,又在镇上开了铺子,裴良生意便不太好了,怂恿韩梅将手里的银钱全拿出去,挣的银子五五分成,最后,一大批腊肠卖不出去,银子也亏了,韩梅上门求沈芸诺,差点又出了事儿,味儿不同,卖出去就是砸自己招牌的事儿,韩梅话里话外指责沈芸诺在外装好人,对自家人见死不救,为此,算是得罪了整个村子里的人。

    谁不知,裴征出银子给大家修屋子,相处凝固黄沙的法子,刷墙刷院子,领着一村人发家致富,韩梅一句话,得罪了沈芸诺,可不将所有人都得罪了?

    这回,上门求沈芸诺,不知会闹出什么事儿来。

    注意到自己语气过重,木缓了缓,“娘,家里日子好过了,您在家歇着就是了,或没事儿,去外边找人话,我自己的事儿,心里有数。”

    不他考不考得上,即使考上了,家里的这些事儿被人翻出来,他也没脸抬起头做人,学堂的日子清净,孩子心思单纯,再适合他不过,而且,他真心喜欢。

    裴家已经出了个秀才,不需要再锦上添花。

    韩梅满心失落,饭桌上,二人沉默不言。

    饭后,木穿好衣衫准备去学堂,低头,看向比自己矮的韩梅,欲言又止,走出院门,风冷冷的往脖子里灌,脑子一片清明,白雪包裹的青山,屋宅,好似泛着晶莹的光,他深吸两口气,缓缓朝学堂走。

    学堂里烧了碳,进了屋子,丝毫不觉得冷,见他平时坐着的书桌上,一个身穿藏青色长袍的少年坐在椅子上,身子慵懒往后靠着,阖着眼,好似睡着了。

    木嘴角浮现出笑来,“怎么想着这会过来了?”

    少年睁开眼,露出一双精致如画的眸子,裴家人身形高大,长相也好,众多人中,提起生得好看的,首先便想到洛,眉目精致,鼻若悬胆,色若春山,静静站着,自有股男子俊郎如斯,温尔雅的气质。

    “天闹得厉害,缠着我问东问西,招架不住躲了出来,吃饭回来了?”天是洛弟弟,年纪,沈芸诺最是宠他,他在家就爱缠着他,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问得他头疼。

    木抬了凳子,在对面坐下,促狭道,“天年纪,你让着他就是了,待会天来,又该向我告状了。”天在学堂念书,进了学堂,几乎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出了学堂,就和雪粘一块了。

    “他是问题多,我招架怒住……对了,你真的不想试试童生试?和我一起参加考试的,有三人皆中了,我可以帮你引荐。”自己这位堂哥的本事,洛知晓,不参加童生试,可惜了。

    木好笑,“不考了,现在就挺好。”

    洛心下叹息,他这位堂哥,果真将韩梅做的事儿全部揽在自己身上了。

    屋子里暖和,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渐渐,外边传来脚步声,洛正想找个地方躲,就听外边的人大汉道,“裴夫子,裴夫子,你娘摔倒了,你快去看看。”

    听着这话,木先是一怔,回过神,人奔了出去,洛低低骂了句,抓起旁边的衣衫跟着走了出去。

    难得过了两年安生的日子,韩梅又起什么幺蛾子了?从到大,洛对韩梅印象就不太好,这几年,因着木,愈发不喜欢她了。

    出了门,外边的人指着对面路边的雪地,韩梅浑身*的躺在地上,木心口发紧,上前,脱了衣衫穿在韩梅身上,听旁边的人解释道,“你娘掉池子了,往年都结冰,今年村里孩贪玩,日日泼热水,你娘运气不好……”

    话的是裴明,吃过饭,他去作坊灌腊肠,经过河边,只听咚的声,上前一看,认出是韩梅。

    那个池子,隔一会就有孩子往里泼热水,水不深,可韩梅在里边挣扎得厉害,而且好似站不起来,他跳下去将人拖了上来。

    木背着韩梅回家,洛已经去请大夫了,兴水村有大夫来开医馆,平日不出诊,只要兴水村看病。

    进了韩梅屋子,大夫替韩梅把脉,木记着裴明的,顺便让大夫替韩梅看看脚,那个池子他知道,整天都有孩在那边玩,还来学堂打过热水,他当然记着这回事,水不深,韩梅不该爬不起来,除非,腿受了伤。

    手碰到韩梅膝盖,听她疼得嘶的声,大夫皱着眉头,让木将裤脚撩起来,之后,才发现,韩梅膝盖裂了道口子,缝,隐隐有血丝。

    诊治好了,大夫开了两副药,让韩梅好生养着身子,这才回了。

    屋里,韩梅哆嗦着唇换了身衣衫,脸色发青,窝在被窝里心虚的不敢看木,她出门是想求沈芸诺劝劝木,路上没留意,一打滑,摔在了地上,随后滚进了池子,膝盖,是在雪地上的石头上磕着了……

    “娘,您好生歇着。”

    最终,木只留下了这句话,转身出了屋子。

    本以为是事,韩梅只是有些着凉,不成想,年后了,韩梅那只腿走路不得劲,木意识到情况不对,请大夫再来给韩梅瞅瞅,才知道,她伤着骨头,今后,那只腿用不得重力。

    平时,走路快了都不行,更别提重物了。

    将自己关在屋里,韩梅哭了一下午,木站在门外,心头仿佛压着千斤重……

    对自己娘,他能怎么办。

    失落了一阵子,韩梅整个人快速清瘦下去,一个人,整日恍恍惚惚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劲,裴勇担心她出事,请假后,在家里专心照顾她。

    差不多半年,韩梅才从悲伤中缓过劲儿来,此后,她再不在村里走动,倒是逢年过节,会给雪天送上几身衣衫……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