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言情 > 首辅养成手册 > 最新章节 198.番外:首辅养儿攻略
    番外:首辅养儿攻略

    罗瀚,虚岁十三。

    当今内阁首辅罗慎远的嫡长子。

    身为嫡长子,家中规矩森严,对他的要求也格外严格。自三岁起便不能跟母亲同住,由乳母带着另居旁院。自六岁起搬出前院,与内院隔开。

    罗瀚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还跟母亲很亲近的,喜欢黏着她,搂着她。她身上又软和。后来从前院搬离之后,父亲请了西席教他读书,他每日天不亮就起,到了中午再去内院给母亲、祖母请一次安,一直到晚上才能歇息。跟母亲之间的关系就淡了。

    自小伺候他的乳母叫秋娘,大字不识。看见他每日早起不准时,竟然去集市买了只雄鸡回来养在院子里。父亲有次进他的院子里,看到一只趾高气扬的公鸡盯着他,嘴角微抽。“是谁在大少爷院子里养鸡?”

    秋娘很懵:“老爷,我养来叫少爷起早的……”

    罗瀚分明看到爹有点无奈:“家里有漏刻计时。”

    秋娘啊了一声:“不能养鸡吗?”

    “不能。”父亲说。

    秋娘只能把鸡挪去后罩房养,雄鸡还是喜欢溜溜达达走到前院来。父亲看到了竟然没再说过什么。

    罗瀚也喜欢这只雄鸡,因为他儿时也没有别的玩伴,他得有嫡长孙的威严。

    有时候他摸去后院,把鸡抱在怀里,摸它的毛,嘴里念着:“鸡哦,大公鸡。”

    雄鸡养熟了倒也不啄他,反而懒懒地把头缩下来,羽毛缩成一团球。

    罗瀚的鸡在他八岁那年死了,那天父亲要听他背诗经。他在父亲的书房里,边背边哭。父亲看着孩子抽噎,问他:“怎么了?”

    罗瀚觉得男子汉大丈夫,为一只鸡哭太丢脸了。抽抽噎噎的说不出为什么,只是摇头。反而让父亲更皱眉了:“你做出这犹豫的姿态做什么,有什么事就说出来。”

    罗瀚想忍住不哭,反而越哭越厉害。

    父亲就侧身对随从说:“给他端一碟梅子糖来。”

    罗瀚小时候背书是宜宁教的,背一首给一颗梅子糖。后来父亲见到了,没收了所有的梅子糖。以后但凡他哭,都拿这个来哄。

    随后父亲挥手说:“带他去他母亲那里。”

    罗瀚被管事领到罗宜宁那里,弟弟去了外公家玩了,罗宜宁在给父亲做靴子。看到他哭,忙把他搂过去。柔声哄他:“宝哥儿,怎么哭啦?”

    罗瀚很少再听到别人叫他宝哥儿,自从他去了外院住之后,父亲便很少让他再见母亲了。他抱住母亲的腰,大哭着说:“母亲,宝哥儿读书好累。”

    “那今天就不读书了。”罗宜宁看到孩子哭,心被揉成一团。

    她带他做吃的,带他玩。等孩子折腾够了,终于不再难受了,但是赖在母亲身边倦意起了,罗宜宁让他睡在自己身边。罗瀚睡着还抓着自己母亲的衣角,眷恋地靠着她。

    只要睡在母亲身边,就忘了一切的苦痛。好像外界的一切都有人给你阻挡着,是最温暖的地方。

    罗慎远下朝回来,看到儿子占了自己位置。

    罗宜宁上前去给他脱革带,看看如今的首辅大人。跟他说:“你今日倒回来得早。”

    大皇子继位之后,罗慎远独掌大权,但也每日忙得不可开交。

    “那小子怎的还在这儿睡下了。”罗慎远眉头微皱。

    “我还想和你说此事。”罗宜宁让他坐下来,给他倒茶,“宝哥儿才八岁,你对他未必太严格了。你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也没有这么严格啊。可以放松些,孩子的天性总要有的。”

    “他和我不一样。”罗慎远边喝茶边摇头,“他是我的嫡长子,所有人都看着他。我若不压得他重些,以后迟早会废。”

    毕竟罗慎远只有一个。

    罗宜宁见他额头那几道纹比前些年更深了些,是愁得更多了。想拿手去给他抹平。罗慎远捉住她的手,轻声道:“怎么了?”

    若不是有重生,她如何遇得上他,成为那个陪伴在他身边的人。这些年见他越来越厉害,权势越来越大,心中的思量就越来越重了。

    罗宜宁笑道:“你平日总是想得多,思考得太多,累人。”

    他沉默片刻,竟然笑着说,“宜宁,一件事从我的心中过,它的任何方面就已经思量周全了。即便是我不想去想,但也控制不住。”

    罗宜宁看着他,说:“你躺下来。”

    罗慎远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依言躺下。又听到她说:“闭上眼睛。”

    然后一双冰凉的手放在他的太阳穴两侧,她轻轻地给他揉按:“我跟着徐婆子学的,可以舒缓经络。你近日时常头痛,放松一些。人常说,情深不寿,慧极必伤。你这么聪明怎么行啊……”她说话的时候声音略降低了些,温凉的气息拂在耳边。“要别这么聪明才好。”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他都占全了啊。

    想到这里罗宜宁没有再说话了,她静静地看着这个躺在她大腿上的男人。父亲上次在边疆发盐引的时候闹出大麻烦,若不是他护着,处理运作,怕英国公府会因此而有一场大浩劫。生实哥儿的时候,他若是不在身边,怕她早被稳婆给耽搁了。

    还有朝堂,还有无数的国事,黎民百姓。

    还有她,还有孩子,还有罗家。

    如此沉重,她扪心自问,如果是她在他的位置上会怎么样。在那个位置没有人帮得了他,每一步都有可能行差踏错,故才谨慎思索,万事周全。

    她能做的也只是在他回家的时候,有个放松的地方,能毫无防备地睡觉。

    如今,他不就是毫无防备,放松地躺在她怀里吗。

    这一世的他明显比前世更在乎百姓,也许是徐渭和杨凌对他的影响。他在新政中琢磨、思考。不是没有踏错的时候,毕竟前路是未知的。

    她有的时候看着他在书房写字的背影,竟有种敬仰之感。

    见他已经熟睡了,罗宜宁低头在他微皱的眉头上亲了一下。两父子此刻都躺在她屋子里,她干脆拿了本书来看。

    一会儿罗瀚醒了,揉着眼睛从床上下来,看到父亲正睡在母亲膝上,他有点不高兴。

    父亲天天霸占母亲,好不容易他能被送回来一日,竟也是他睡在母亲怀里,他一个人孤零零睡在床上。

    但罗瀚又不敢哭闹,小时候他因此哭闹,父亲会罚他抄书射箭,再怎么哭也没用。非把罗瀚这个粘人的坏毛病给改过来了。八岁的罗瀚只是很克制地站在罗宜宁身边,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声说:“母亲,我要吃糕。”复又加了句,“你做的糕。”

    罗瀚小朋友把所有面粉米粉类食物称为糕。

    而八岁的罗瀚小朋友已经掌握了一门,名叫声东击西的重要技能,这在他日后的生活学习中将发挥很大的作用。

    罗宜宁今天对他无条件顺从,儿子要吃糕,那就做!她摸了摸孩子的头,小心地挪开罗慎远,起身去厨房发面了。

    罗宜宁离开之后,罗慎远睁开了眼睛。

    罗瀚轻声说:“父亲,你装睡……”

    享受妻的柔情,怎么能不装一把。罗慎远没觉得有什么,笑着也摸了摸儿子的头:“来,瀚哥跟我过来。父亲今天教你读《孙子兵法》,”然后他加了一句,“背不完不许吃糕。”

    等罗宜宁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终于把蒸好的枣糕端上桌的时候,罗瀚小朋友坐在书案前,一板一眼地背三十六计。

    “再不吃东西就凉了……”罗宜宁想让儿子先吃东西,毕竟她辛苦大半天蒸出来的。虽然味道一般般,远不如厨娘做的,不知道罗瀚究竟为什么喜欢吃。

    “凉了又如何,他还吃不得凉的了。”罗慎远语气平淡,拉起宜宁的手,“走吧,我陪你去给母亲请安。”不由分说,牵着宜宁出门了。

    罗瀚小朋友背到烛台上的整根蜡烛烧完,才把整本书背下来。

    枣糕,自然是已经凉透了。

    母亲,也没有了。

    只有一室摆动的烛火影子。

    罗瀚小朋友心里不由自主地浮现一个词——小心眼。他就没见过心眼比自己爹还小的人。报复心太重了。

    罗瀚小朋友擦了擦眼角,啃着冰凉的枣糕继续背书。

    八岁的罗瀚小朋友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跟爹抢任何东西,抢不过。

    四年过去,罗瀚身高疯长,很快就越过了罗宜宁。成了一名少年,而他与宜宁之间的关系,则没有小时候那么亲近了。

    他刚从国子监读书回来,风尘仆仆。

    他那还刚长牙的妹妹靠在母亲怀里,邪门儿了,男娃长得像罗慎远就罢了,女娃也像她爹。裹着件粉色的绸袄,抱着脚啃。呀呀地傻乐。

    母亲许久没见到他,想站起来抱抱他,但手头有妹妹不方便。她只能笑了笑,有些激动地说:“你可算是回来了!你父亲在书房等你过去。”

    孩子对她比原来疏远些,她是知道的。

    罗瀚有礼地颔首:“等我去回了父亲,再来向您请安。”

    他一步步地走远了,想到母亲那怀里的小粉团子,心在滴血。

    抢不过老爹,也抢不过不懂事的妹妹。倒是二弟更喜欢舞刀弄枪,跟着外公去任上了,家里他和外公最亲近。罗瀚倒也喜欢魏庭舅舅,却没空去看他。

    他是嫡长子,得承担罗家的责任,罗家的未来,这是父亲给他的期许。

    所以别的事就以后再说吧。

    他又不是个孩子了,母亲自然会越来越不重要的吧。

    罗瀚低叹了一声。

    反正父亲对此是很满意的。la